“這個東西哪裏買的?”
“巴剎買的。”
“巴剎在哪裏?”
“巴剎在市區。”
“市區在哪裏?”
“市區在美里。”
“美里在哪裏?”
“美里在砂拉越。”
“砂拉越在哪裏?”
“砂拉越在馬來西亞。”
“馬來西亞在哪裏?”
“馬來西亞在亞洲。”
“亞洲在哪裏?”
“亞洲在地球上。”
“地球上在哪裏?”
“地球在太陽系裏。”
“太陽系在哪裏?”
“太陽系在宇宙。”
“宇宙在哪裏?”
“宇宙...宇宙就一直在那裏。就好象上帝一直都在的那樣。”
“哦。”滿足了她,跑到屋子裏去了。
心裏其實有一種逃過大難的感覺,幸好她沒有再問下去了。

“爸爸呢?”
“爸爸在Labuan。”
“Labuan在哪裏?”
又來?
“Labuan在沙巴。”
“沙巴在哪裏?”
“沙巴在東馬。”
“東馬在哪裏?”
“東馬在馬來西亞。”
“馬來西亞在哪裏?”
“馬來西亞在地球上。”
“地球上在哪裏?”
“地球在宇宙裏。”
“宇宙在哪裏?”
“宇宙就一直都在。”
“哦。”她笑著走開了。

這孩子知道我說的話嗎?宇宙上帝,她懂嗎?而我這個媽媽,只是每一次帶你去宇宙罷了。

最近睿睿常常看到什麼或者想到什麼就問:“在哪裏?”,這幾乎成為了她與大人間的談話。

是不是該迎接她思她問的年齡了?所以,我的孩子,你真的開始長大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傻魚說夢話

味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