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,覺得好寂寞,越以為不再寂寞了,一面對它,那時間似乎變得好難過。拿起手機,闖入電話簿,在裡頭翻了一遍又一遍,原來可以尋找的對象真的很少。 

你好嗎?這麼簡單的問候語,連一個可以問候的對象都沒有。輕嘆,開始懷疑自己是我學得不夠大眾化嗎?不然的話,怎麼會淪落到如此的孤獨,尤其在需要一個說話對象的時候。

地地,地地。簡訊一封。
你吧? 我想。
打開… 果然,是你。
“想念.”
地地,地地。簡訊一封.是你吧? 我想。
打開… 果然,是你。
“想念.”
地地,地地。簡訊一封.又是你吧? 我想。
打開… 果然,又是你。
“想念.”
地地,地地。簡訊一封。打開…
“有說,真心話傳三遍,對方會明白.”
握緊電話,我怎不明你的心事。只是我開始不懂自己了。要是能像看鏡子一樣看自己就好了,偏偏自己也不懂自己到底要什麼。越是想不通就越忙,越忙就越想不通。忙,將自己困住,感情好困惑。

開始原諒他時,是因為遇見你。如果那夜我不是因為他的離去而彷徨,我也許也不會去接受你。
近﹕人對感情是怎麼一回事? 為什麼明明在一起卻不去承認它?
歐﹕我也不知怎麼說呢…人的感情總是脆弱吧…
近﹕為什麼要那麼多顧慮?為什麼感情總是那麼不堪?真的沒有永恆嗎?
歐﹕也許就欠了那麼一點的勇氣吧!
近﹕…
歐﹕喂喂…
近﹕我怕,我沒勇氣再去愛了…
歐﹕不要那麼說,如果他不要你,還有我要你啊.
近﹕…
歐﹕喂喂…
近﹕別開玩笑了,我會認真的哦.
歐﹕我也是認真的. 

感情總是在最虛弱時遇見它吧。殘酷,我在發泄,在清醒時後悔。既然選擇去開始了,怎麼卻在半途中退縮。開始感到自己的慌,開始怕再做選擇,只因失去勇氣再面對了。 
歐﹕為什麼你老是那樣的?
近﹕怎麼樣呀?
歐﹕老是我在說話,你怎麼那麼少話呢?最近你是怎麼啦?
近﹕哪有什麼樣?還不是這麼樣呀!
歐﹕…
近﹕那你要我怎麼樣?
歐﹕我也不知道…
近﹕所以咯,你都不知道,我哪知呀!
歐﹕…
近﹕怎麼啦?
歐﹕我怕我會失去你…
近﹕… 是嗎?
歐﹕總是覺得我會失去你…也許我想太多了吧.
近﹕…
歐﹕喂喂…
近﹕在.
歐﹕還是早睡吧,晚安!
近﹕拜.
如果道再見是會再見的話,那麼道拜拜會不再見嗎? 

地地,地地。簡訊一封。
握在手上的電話,我沒勇氣去看。 此時,天飄下雨滴來了,拿起一杯咖啡,感覺很苦澀。突然感慨,感覺就象味道一樣,總會被空氣給吞噬,只殘留下一道沒有感覺的過去。要不要繼續下去,我變得很猶疑。很想去淋一場雨,就讓雨將淚與水去混合吧,就象無法理清的思緒。可是,我沒那麼去做,害怕太瘋狂。

好寂寞。拿起電話,打開訊息看了看。
良久,按下,“你好嗎”
傳送…

創作者介紹

傻魚說夢話

味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